校长专访|郑军: 拒接“拿来主义”,了解真正的中西融合教育

教育是为孩子的未来人生服务,

而不是孩子为升学的目的而牺牲,

这也许才是教育者应该思考的方向。

——中方校长兼双语部校长郑军

2016年,成都国际化教育正处于一片方兴未艾,正如星星之火一般开始蔓延,众多公办名校校长加盟私立学校引人关注;一年后,成都外国语学校副校长郑军也离开了辛勤耕耘26年的地方,开始重新思考中国传统教育的破局之路。

2020年12月,郑军带着对国际化教育的全新理解,正式加入狄邦肯思学校筹备组(英国国王学院学校中国第三合作校)担任中方校长兼双语部校长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在这次采访中,郑军校长说到自己加入学校的初衷:

“我想把自己近30年在体制内教育的经验

与多年来对国际教育的理解进行融合,

将适合中国孩子的国际化教育带给成都的家长,

解决家长们对国际化教育的焦虑。”

[1.]
二十余年带出成外外语教学团队
高三诊断考试英语听力的幕后录制者
从小受到身为大学老师的父母的影响,郑军觉得自己与学校有着特别的缘分。1991年,她从四川外国语大学(原四川外语学院)毕业,来到成都外国语学校,成为一名普通的英语老师,开始了20余年的外语教学与管理工作。她从一线老师成长为备课组长再到外语教研组长,最后担任了成外副校长。
 
“那时候我对老师的聘用非常严格,每一位外语老师都是我带着团队去川外、重师、川大,西安外国语大学等高校一个个亲自面试。”当优秀的老师加入团队之后,郑军更是非常重视对老师的长期培养,“我们会对老师们进行一对一听课,改教案助教学,更甚至于对老师们的口语发音进行音标的纠正。”
 
就这样,成外的外语老师团队成长迅速,成外的外语特色也成为全川的教育名片,成为全省唯一一所具有保送资格的外国语学校。
 
郑军校长作为全省英语学科特级教师,加上她标准的发音吐词和在成都中学外语教学这一块的权威性,直到2016年,她是每年高三年级一、二、三诊的英语听力考试的录制者。
[2.]
初心不变的教育者
从清北老师到哈佛班主任

在过去26年的教学生涯中,郑军校长从没有离开过讲台,哪怕成为分管全校外语教学的副校长后,她也从未有过缺席。

对于课程的高标准,对于学生的严要求,换来的是她学生取得的傲然成绩:

“这20多年我印象中班级英语平均成绩没有低于过130分,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太多了,通过外语学习保送到国内顶尖名校的学生就更多,还有很多学生选择了国际教育这条路,比如2003年我班上的肖祎以全额奖学金考上哈佛,成为继刘亦婷之后,成外第二个哈佛学生。”

2010年拒绝哈佛录取而选择全美顶尖商学院Swarthmore College的王正阳、2013年全市文科第一的彭思涵、2016年全额奖学金被全球最难考的纽约大学阿布扎比分校录取的勾亚姗都是郑军校长亲自执教的学生。
以母亲的角度思考教育
女儿成为了国际化教育的受益者
虽然培养了大量优秀的学生,但是对自己女儿未来的教育选择却很纠结。孩子并非传统教育中的佼佼者,在与女儿多次深度沟通后,郑军建议女儿考虑国际化教育这条路。通过一年中美交流学习后,女儿的变化和成长大大超出她的预期,她变的更加独立,对待事情的看法也更多元全面……最后,女儿成功申请到心仪的学院,美国顶尖文理学校里士满大学。在结束本科学业后,女儿成功进入到美国藤校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作为一名普通母亲,女儿的自我成长让我感到很自豪;作为任教多年的老师,我从女儿以及更多学生的事例上欣慰地看到了国际教育的多元性、创新性。

这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国际教育,打破以“分数至上”的传统。

教育为孩子的未来人生服务,而不是,孩子为升学的目的而牺牲,这也许才是教育者应该思考的方向。

[3.]
从数十所国际部管理者到国际化学校校长
躬身笃行教育破局之路
2017年郑军选择了离开相互成就的成外,出人意料地选择去了上海——狄邦教育集团总部,成为总部国际课程中心副总经理,负责狄邦在江浙沪深各合作学校的国际课程设置、外教招聘以及教学成果测评和监控。
 
狄邦对于老师长期培养的重视、对国际课程的管理能力,对于国际教育的理解以及对孩子身心培养与兼具学术优异的教育之道,都深深地打动着郑军。
 
在上海交大附中、南京外语学校、南京金陵中学、江苏省苏州实验中学、深圳外国学校……郑军带着国际课程中心的团队对合作学校进行教师团队管理,教务系统整合,升学指导管理,协助外籍专家团队对国际部进行教学监管和考评:

“我遇到过所有国际化学校可能会遇上的各种问题,也非常了解中国家长把孩子送到国际教育这条路上的纠结,苦恼以及喜悦。希望在狄邦肯思学校,我能把这些了解化为更好地管理学校,营造更良好的家校沟通关系。”

国际化学校要做的是中西文化的融合
并非仅仅是课程的融合

“成都狄邦肯思学校要做真正优质的国际化学校。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当我们用英语上课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一群英语非母语的学生。”对此,郑军和她的团队认为:

了解认识到中国学生与外国学生的差异,不是说说而已,我们不能生搬原有教材,而是对各门学科进行研究、比较了包括IB、《OECD学习框架2030》、美国州立共同核心标准(CCSS)等主流国际课程标准,融入到中国国家课程标准中,再结合中国学校的实际情况,用情境式、项目式、小组合作式等现代教育法,培养孩子的探究习惯、解决问题的能力。

这对于教学者来讲首先要掌握国际教育理念,同时要符合中国国情,与传统教育融合在一起,才能实现中西教育的最大融合。我们的经济、全球视野、美术、戏剧、体育等课程均由外国教师授课,而在数学、英语、化学等课程则采用中外教共同教授的模式,以此培养孩子们的多文化思维,让孩子们既能身心健康同时也兼具学术优异。”

关于国际化学校中、外方校长如何合作,郑军用了相互支持、完全信任、彼此尊重来形容与Mike Seaton校长在工作上的契合。目前虽然相隔千里,但每天双方带着筹备团队在线上开展同步工作:

“我会向Mike校长介绍中国的国情,并告诉他,成都的家长会更看重什么、成都教育的现状是什么样……而Mike校长也会把他多年管理英国精英私校的经验与我们分享,以便共同为学生创建出真正中西文化融合的一流学校。由于我们没有语言沟通障碍,因此我们的工作非常高效并且高度默契。”

国际化教育不是“拿来主义”
而是高度个性化的教育
这需要非常强大又稳定的中西方师资力量

在筹备期内,教师招聘是郑军校长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截至3月初,肯思学校9月开学所需中、外籍老师已集结完毕。

“现在我们对老师的要求已经不单单是从教学水平来考量,因为我们是双语学校,双语能力是必要条件,是否能双语沟通、是否有国际化视野、是否具有极强的学习能力、是否有成长空间等问题成为我们的必要考量标准。”

目前学校中、外籍老师比例达到1:1,55%以上老师有硕士学历,毕业学校包括牛津、剑桥、哥伦比亚大学等一流名校,70%中方老师有海外留学经历,70%外方老师来自英美国家,100%助教拥有海外硕士学历,双语老师平均教龄6年,外教平均教龄13年,全校老师平均教龄8年。

对于这群当打之年的教师团队,郑军校长已有安排:“学校提供给学生的课程不仅仅是数量上的丰富,我们更注重课程包含和传递的价值以及意义,在学生今后的成长中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现在我们已经完成制定了学校各项规章制度了。对于老师们的成长我们有着详尽的规划,我们即将开启全员学习培训保证老师们‘吃透’学校教育理念,帮助学生向着目标成长。
 
从执教多年的清北名师到国际化教育的管理者,郑军校长高度认同英国国王学院学校校长Andrew Halls的一句话:

“在中国,我们的理想不是复制另一个英国国王学院学校,而是通过融合东西方教育的精粹去创造一个全新的教育模式。”

“国际化教育不是‘拿来主义’,而是高度个性化的教育,我们要适应每一个学生,而不是让学生来适应学校。”郑军校长最后说到。笔者认为这就是教育者的初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