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专访 | 如何兼顾学术卓越与快乐童年,这位拿过“学校成功变革”大奖的英国校长这样说

“成都是个很有魅力的地方,显然它在某些方面相当悠闲,但经济也在迅速发展,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城市文化。人们对教育的理解会更广阔:好的教育也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

因疫情影响,成都狄邦肯思学校执行校长Mike Seaton目前人还在英国。在这场不得不在Zoom进行的线上采访中,却不想,他对这所新学校及其将面对的市场环境,熟稔得令人惊讶。

成都狄邦肯思学校执行校长Mike Seaton

这或许得益于他丰富的国际教育经验。他曾就职于英国顶尖学术强校Brighton College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分校,这所学校后来发展成为中东地区最成功的学校之一;在另一所泰国的著名国际学校担任副校长期间,他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教师们共事,跨文化沟通也从一项挑战变成了一种习惯。

Mike更高光的职业经历,是在英国哈德斯菲尔德文法学校(Huddersfield Grammar School)担任校长的三年。通过一系列的创新型管理举措,Mike将该校带到了卓越的高度,并得到英国独立学校协会(Independent Schools Association,简称ISA)授予的“学校成功变革管理奖”。

能够接连在不同地区的学校中取得成功,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这不仅需要学术上的高度专业,更需要一种因地制宜地打造学校文化的灵活性。这与他对学校教育的定位不谋而合,Mike说,“对个性的关注和学术的卓越,两者本就不可分割。我常说,whole child is whole point(关注整个孩子,才是完整的教育)。”

01
一所真正有魅力的学校

所有人都是学习者

成都狄邦肯思学校尚处于新校筹办的准备阶段,早早入职的Mike Seaton在英国已经开始了他作为执行校长的一些前置工作,比如,为这所新校组建一支优秀的师资队伍。

“(新学校合办方之一的)英国King’s College School是世界上学术最成功的学校之一,这让招聘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有很多专业、具有教育热情的优秀教师希望加入我们。”Mike告诉我们,教师招聘的工作已经接近收尾。

当然,Mike对应聘者们的标准也相当高。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教师要成为学生的榜样,而不只是一个教学科知识的人。这将是我们成都学校的特色。”

Mike面试教师的严格程度,让我一度想起了世界名校对申请学生们的面试。Mike不仅要考察他们的学术专业技能,还要通过各种蛛丝马迹的提问去确认,他们是否对这些专业充满兴趣和热情。毕竟,在Mike要参与创立的这所新学校里,所有人都要成为学习者。

Mike在他所领导过的每一所学校,都积极倡导这种学校文化的建立。“没有一个人能单枪匹马地改变一所学校,所以我们必须让所有人参与其中。所有成员都要意识到,每个人都有责任努力、持续地进步。”

这在Mike看来至关重要,教师们内在活力的迸发,最显性的意义当然是学生会不经意间被影响,身教大于言传,合乎情理。

而更深层次的作用还发生在,一种学校发展的良性循环也暗含其中:

所有人都学习 → 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对学校发展有责任 → 学校发展成果令每个人感到兴奋 → 每个个体产生更多的信心与动力去继续学习。

这种积极、健康的发展模式非常美好,但落实起来也挑战重重。最大的难点或许在于,如何让教学工作繁重的教师保持旺盛的学习热情和内驱力。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学习会在哪里发生。”Mike说,“学习不会发生在舒适区,也不会在舒适区之外,而是在舒适的边缘。这就是学习会实际发生的地方。”

这让我想起前苏联教育家维果茨基(Lev Vygotsky)提出的“最近发展区理论”(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也就是著名的“跳一跳就能够到的果实”。

该理论认为,学生的发展有两种水平:一种是学生的现有水平,指独立活动时所能达到的解决问题的水平;另一种是学生可能的发展水平,也就是通过教学所获得的潜力。两者之间的差异就是最近发展区

教学应着眼于学生的最近发展区,为学生提供带有难度的内容,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发挥其潜能,超越其最近发展区而达到下一发展阶段的水平。

Mike将这种对潜能的认知扩大到整个学校,“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共通的,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他们需要确定自己的长处,和正在面临的挑战。学校提供适当的支持,帮助他们直面这些挑战,实现自我潜能的激发。”

02
学校教育也是生活方式

学术卓越和快乐童年同样重要

对于教师的全方位关注,最终还是要落到对每个学生的全面关注。

Mike对“整个儿童教育(whole child education)”的重视,和英式教育强调的“全人教育”显然是一脉相承的。

“关注整个孩子,才是完整的教育。”Mike补充,学术卓越毫无疑问是很重要的,但这只是教育的一部分。孩子们还必须培养自己的性格,培养他们在舞台上有感染观众的自信,在体育场上有足够的韧性去完成体育竞技。

而把这种全面的培养延展到更低龄的童年时期,是Mike希望强调童年时期对一个人终生发展的重要性

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在其学术著作《儿童的人格教育》(The Education of Children)中写道,“用正确的方法帮助儿童培养和建立独立、自信、勇敢、不惧困难的品质和积极与他人、集体合作的能力,是儿童教育的首要和核心问题。” 并留下那句广为流传的“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治愈。”

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期,Mike的喜悦溢于言表。“我就读于英国一所很好的私立学校,有很多戏剧活动和体育活动。我每天都很期待去上学,期待会有什么新奇的体验。这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而不仅仅是对学校的选择。”Mike笑了笑,说,“尽管,我并不总是期待我的数学课。”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些丰富的课外活动分走了学生的时间和精力,他们的学科学习怎么办?他们的学术成绩怎么办?考试怎么办?

别把活动、关怀体系和学术成绩分开,那是一个巨大的错误。”Mike提示,对全人教育的理解中有一个非常普遍的错误,即三者泾渭分明:活动是为了软实力、关怀体系是为了心理健康、学术成绩则是卯足了劲儿考高分。

“关怀体系是指,老师们非常了解每个孩子。那意味着,他们清楚面前的这个孩子在哪些学科上做得更好,在哪些学科上做得没那么好。同时,他们也都知道,孩子们最近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跟朋友吵架了?在某次活动中是不是没有表现好?”

教师们会关注学校里发生的那些影响孩子学业表现的小事情,再根据情况为学生提供尽可能的支持去实现学业上的更大进步。

“学校的首要任务当然是学术卓越。我们以周为单位,密切观察和跟踪孩子们的学业表现,当然,如果还有孩子们没有发挥潜能的地方,那么在下周的学习计划中,这部分就需要加强。”Mike强调,“如果你对孩子的关怀足够好,就能提高他们的表现,包括学术成绩。”

他们需要卓越的学术成就,也需要课堂之外的创造力、性格、兴趣和热情。学校教育需要在孩子的发展中找到平衡,确保孩子仍享有童年,也学有所成。

孩子可以两者兼得,不是必须牺牲一个去成就另一个。”Mike又一次提到这句话,“whole child is whole point(关注整个孩子,才是完整的教育)。”

03
学校需要听到所有的声音

所有反馈都是礼物

Mike对于教育和管理的许多见解,都很容易让人相信,他会创立一所不错的学校。但在中国成都创办一所新的国际化学校,仍然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中国父母对于教育的高期待,已经成为我们一个强有力的标签。

“我很欣赏这一点。”Mike说,“亚洲父母对孩子的教育特别有雄心壮志,在某些欧洲国家,教育有时成了顺其自然。但在亚洲,它仍然被看作是获得巨大成功和幸福生活的通行证

Mike的人生座右铭是,反馈都是礼物。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无论是来自学生还是来自家长的,这都是建设一所学校极为珍贵的声音。

在他过往的成功经验中,学校发展有赖于两个关键因素:

          第一,建立共同学习文化,每个成员都认为自己负有责任,并持续提高自己的表现;
          第二,就是改善反馈机制,让学校社区的每一个成员都能融入到学校的不断改善中。

他为教师建立了反馈机制,每周都有的“早餐论坛”,学校鼓励不同的教师分享他们认为特别有效的实践经验,然后其他老师给予反馈。

学生反馈也成为进一步改善教学的一种机制。“学生往往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学校,他们在一节又一节课中体验教学,他们在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他们和成年人一样能够给出有效信息,所以即使是小学生,也参与反馈。”Mike介绍。

父母的声音”也被开发为家长的反馈机制。Mike非常乐意听到来自不同类型的父母对学校的不同声音,“这让我们可以确定学校运营的优先事项,好做进一步的改善”。

这种开放的心态,也让Mike在这所新学校的中外合作中如鱼得水。依照狄邦教育集团与英国King’sCollege School的合作传统,学校将由中方校长与外方校长共同领导,并在学术、活动和关怀等学校生活的各方面共同参与决策。

Mike已经跟中方校长进行过多次深入交流,在Mike看来,中外校长之间的合作关系可能是学校里最重要的关系。“如果我们能有效地合作,那么我们就会为中外教师们设定一个良好的范例和标准。”

当然,这种合作精神又会透过教师传递给学生。

“这种中西融合的教育最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于,真正把中国教育的精华与国际教育的精华结合起来,这是一种双向的合作。”Mike说。”不是说英国擅长这方面,就都听英国老师的,也不是中国老师更懂那方面,就全部交给中方教师。大家需要混合在一起,才能互相学习,从而交付给学生持续发展的、富有创造性的教育。”

“我想,这种合作精神,会是成都狄邦肯思学校区别于其他学校的关键所在。”Mike露出他一贯自信的笑容。